1. salon365,点亮您的智慧人生
  2. 网站地图
人生屋
salon365手机版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salon365 > salon365手机版 > 中篇故事 > 九楼风云

九楼风云

时间:2015-04-29 作者:未详 点击:
  1。泥田义演
  
  旧时,饶城盛行翻九楼的杂戏。何谓翻九楼?就是将九张八仙桌层层相叠,垒成九层“楼台”,九楼艺人在“楼台”间闪转腾挪,十分惊险、刺激。不论是大户人家的围场大院,还是平头百姓的晒场空地,每逢生日节庆,常可见到九楼艺人腾跃翻飞的身影。
  
  城东有个“龙翔”艺班,班主名叫郭运龙,待人讲仁义,爱憎分明,为龙翔艺班在饶城九楼界赢得了好口碑。
  
  一天清早,“龙翔”艺班正在练“早功”,有对叫小玥和阿贵的姐弟,大老远地上门请活来了。
  
  郭运龙得知对方家住城西郊外的板桥村后,问他们为何舍近求远,不就近找旺达艺班。阿贵告诉郭运龙,他们其实已经去找过旺达艺班,但旺达的老板李金旺嫌他们钱少,对他们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情。听人说龙翔艺班的郭班主仁心仁艺,所以就慕名前来了。
  
  郭运龙问姐弟俩何事相请,姐弟俩说是请艺班前去为他们娘亲的八十岁寿诞表演助兴。
  
  郭运龙听后有些吃惊:眼前这姐弟俩大约十几岁的光景,他们的娘亲怎么就有八十高龄了?
  
  见郭运龙生疑,姐弟俩动情地告诉他,两人从小被人遗弃,是现在的娘亲好心把他们收留下来,并含辛茹苦地将他们拉扯大。为报答娘亲的养育之恩,姐弟俩起早贪黑半年多,打柴割草攒下一笔钱,这才来延请九楼艺班为他们娘亲的生日助兴。
  
  郭运龙听后,十分感动,不由联想到自己的身世,自己小时候也是父母双亡,如果没有义父当年对自己的无私关爱,哪会有自己的今天?他见眼前这对姐弟懂得感恩,便没有去接阿贵递上的那捧钱,只是从中夹起一枚铜板,说:“就冲你娘那份仁爱,今晚我们演出的价码就是这个铜板了!其余的钱,你们拿回去,给你们的娘亲做两套新衣裳吧。”
  
  阿贵姐弟走后,大徒弟杨来凤和女儿云霞都抱怨郭运龙心肠太软,别人只要诉个苦,表个孝心啥的,大伙儿就得大老远地上门去赔本赚吆喝。
  
  见大家有怨言,郭运龙一边用“仁义比生意重要”之类的话安慰大家,一边吩咐他们准备好今晚的演出……
  
  傍晚时分,郭运龙带着艺班一干人等准时来到板桥村阿贵家。到了阿贵家后,大伙儿才知道他们家是真穷,就两间土坯屋,门前逼仄得连个搭场子的小空地也没有。
  
  阿贵指着门口那块收割后的稻田,皱着眉头对郭运龙说:“郭班主,您看这儿能演不?”
  
  郭运龙看那块稻田虽然不大,但还算平整,搭个楼台还是绰绰有余的,就半认真、半开玩笑似的宽慰道:“不打紧,甭说还有那么大一块地儿,就是个立锥之地,我们也能搭台表演!”
  
  话虽这么说,可当郭运龙用脚在田里试了试时,还真犯愁了:因为午后下了场阵雨,整块田已被雨水泡得跟豆腐脑一样,稀拉松软的,一脚踩下去,泥深得都快没膝了!怎么能安桌子搭楼台?一些兄弟见了,也打起了退堂鼓。
  
  郭运龙稳住众兄弟,寻思了一会儿,让阿贵找来几捆柴草,均匀地铺在田里,再用脚去试,地面还是太过松软,这可怎么办呢?
  
  郭运龙正苦思对策,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二徒弟俞飞灵机一动,有了主意。他让兄弟们把第一张桌子四脚朝天,反放在田间铺的柴草上,再将第二张桌子的四只脚和地上那张反放的桌子四脚对接,这样楼层就可以盖起来了!
  
  郭运龙大喜,捋起裤腿,亲自下田去和兄弟们“掌台”。
  
  所谓掌台,也就是在表演时,一人站定楼台一角,一防楼台倒塌,二防表演者出现意外,从楼上摔下来,好有个救应。随后,他命俞飞和小女云霞登台表演。
  
  俞飞和云霞爽快地应了一声,便束腰绑腿,运功提气,两人相互配合,以“二猿对锯”的招式,小心翼翼地攀上楼台,一丝不苟地表演起来。
  
  由于一二层楼台是四脚对接,楼层之间无法用木销拴定,得靠下面掌台的兄弟用手撑持加护,艺人的表演就比平日多了一分惊险。乡亲们还没见过楼台竟可以这么搭的,因此,即便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招式,也引来下面的齐声喝彩。
  
  第一折“盘古开天”收尾时,按照戏份,云霞要以一段连续的“雀跃”来配合俞飞的“猛虎过山”,由于上台时脚底沾了水,有些湿滑,正演得入神时,云霞突然一个趔趄,眨眼间,上半身就倾出楼台之外!
  
  幸亏俞飞反应极快,此时他双手擎在楼台上,一时无法腾出手来相救,就顺势弹出举起的右脚迅疾一勾,将云霞倾侧的身子拉回到平衡状态,这才化险为夷。
  
  此后,俞飞一边演绎着自己的套路,一边更加小心地护着云霞……
  
  一场表演下来,好歹没出什么意外,但郭运龙和掌台的几个兄弟可就狼狈不堪了,大家身上泥浆淋漓,就好像跟泥水干了一架似的。
  
  阿贵姐弟见此,十分感动。临别时,阿贵紧紧握着郭运龙的手,说道:“郭班主,以后只要有用得着我阿贵的地方,您吭一声,我定当竭尽全力报答!”
  
  2。立锥贺寿
  
  阿贵家的那次义演,为龙翔艺班赢得了好名声。兄弟们发现,慕名来请龙翔艺班表演的客户比以往多了起来。
  
  这天,郭运龙刚从外边回来,云霞就喜滋滋地递过来一把银元,郭运龙接过一数,哟,整整十个!他问谁家这么大方,云霞答道:“刚刚城西有个叫王奎元的主顾,出价十个银元,特来延请咱们艺班,为他自个儿的六十寿辰助兴。”
  
  郭运龙听了,也是喜上眉梢,龙翔艺班自开张以来,还从没遇到过这么慷慨的主顾啊!
  
  当晚,龙翔艺班早早来到城西王奎元家。等到开演时,一切都已准备停当,郭运龙吩咐俞飞协同兄弟们掌台,命大弟子杨来凤首先登台亮相。
  
  城西本就是个热闹的所在,杨来凤见今天的观众里三层外三层,来得特别多,有心要显一显自己的本事,班主的吩咐正合自己心意,于是稍作准备,然后轻轻一纵,跃上楼台,开始了表演。
  
  就在这当儿,场院北边的望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哪来的草台班子,敢到我的地头显摆!”
  
  “糟糕,有人来踢场子了!”郭运龙闻言,心中不由一惊。他把眼转向望楼,只见栏杆内,几个人簇拥着一个脑袋肥硕的大胖子,那胖子手提一杆包铜的水烟袋锅,一副不伦不类的乡绅装扮。
  
  这人就是旺达艺班的班主李金旺。这家伙家里小有田产,日子过得很滋润。他见九楼艺班好来钱,也拉起一个班子来,取名叫旺达艺班。李金旺作风霸道,好与人逞强比横,路子来得有些野。
  
  郭运龙知道,李金旺今天是来者不善,便稳住心神,朝望楼上拱拱手,高声答道:“李班主在上,龙翔班郭运龙这厢有礼了,小的不知哪里得罪了李班主,请明示!”
  
  李金旺啜了一口水烟,虎着脸喝道:“我说郭班主,你知道这场院是谁家的吗?李爷我的!谁准你跑到这儿耍闹来了?”
  
  郭运龙听后,向李金旺解释,是受雇主王奎元之请,来此表演的,而且这演出的地儿,也是王奎元给指定的。
  
  李金旺听后,冷冷地哼了一声,讥讽道:“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王奎元是我门下的一个佃户,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你也不怕他的钱拿了烫手?他即便出得起钱,也出不起场地,难不成你还能在云头里给他搭台表演呀!”
  
  郭运龙闻听此言,才明白今天是入了李金旺的套了!
  
  可不是嘛,随着龙翔艺班声名日显,那些在饶城有些头脸的艺班岂不妒恨来着?尤其是李金旺,见城西一些客户舍近求远,去找龙翔艺班,认为郭运龙是故意到他的地头抢食,对他窝了一肚子邪火,于是借佃户王奎元生日之机,整了这么一出,成心要给龙翔艺班一个难堪。
  
  眼下这情势,可如何收场呢?被李金旺借机敲上一杠事小,就此灰头土脸地回去,龙翔艺班的招牌岂不一下子被整臭了?
  
  就在郭运龙紧张地思考对策时,二徒弟俞飞朝李金旺双拳一抱,说:“李班主,是我们不懂事,冒犯了您老人家,对不住了,您大人大量,还请赏我们一口饭吃!”
  
  李金旺的女儿紫烟久慕龙翔班的青年才俊俞飞,今日见俞飞不卑不亢,气度不凡,就拉拉李金旺的衣袖,赔着小心说道:“爹,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你就大人大量,别让人家下不来台嘛!”
  
  “好,我就给你们个台阶下,”李金旺干笑一声,顺着紫烟的话头道,“再说,奎元毕竟是我的佃户,他过生日想热闹一下,这个面子也是要给的。”
  
  见有了转圜的余地,郭运龙稍稍心安了一些,但他很清楚,李金旺心贪手辣,下一步,不用说,就是狮子大开口,向郭运龙勒索场地费啥的了。因此,他定定地望着李金旺,一言不发,等李金旺开价。
  
  谁知,李金旺却压根儿不提钱的事,而是指着场院边的一个棕锥,对呆立一边的王奎元大声说道:“奎元,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如今不是连个立锥之地也没有吗?你今天过生日,李爷我高兴,就把那个棕锥赏与你作贺礼吧。”
  
  随后,李金旺又以挑衅的口气对郭运龙大声说道:“郭班主,你不是说过,只要有立锥之地,就能搭台表演的吗?今儿个让大家伙开开眼啊!”
  
  李金旺所说的棕锥,就是一根人把高、碗口粗的硬木,一头埋于地下,朝上的一头则削得如同笔尖。饶城产棕,一些人家立个棕锥在场院里,剐棕时可派上用场。
  
  众人望望那个棕锥,不解其意,但郭运龙已明白李金旺想要唱的是哪一出了,他要龙翔艺班今晚在那个棕锥上搭台表演!
  
  郭运龙打量着尖尖的棕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顶端比针尖大不了多少,一张桌子搁上去,都会晃荡个不停,更别说往上再叠八张桌子!
  
  李金旺似乎看透了郭运龙的心思,继续挑衅道:“我说郭班主啊,你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吧。这说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可没那么容易!如果今晚你们兑现不了过去夸下的海口,从今往后,你们龙翔艺班就别来城西这地界丢人现眼了,哈哈哈哈……”
  
  大徒弟杨来凤一听,怒喝道:“你、你真是欺人太甚!”
  
  听着李金旺那刺耳的笑声,郭运龙双眼盯着那根棕锥,虽是入冬天气,却已汗如雨下……
  
  3。空中楼台
  
  关键时刻,二徒弟俞飞再次救急,只见他安抚了一下师傅和大师兄,对李金旺双拳一抱,斩钉截铁地说:“既然李班主开恩,哪有给脸不要脸的道理?今晚在李班主面前,龙翔艺班即便是班门弄斧,也定要演上一回不可!”
  
  小师妹云霞不知俞飞想唱哪出,扯扯俞飞的衣角,嘀咕道:“飞哥,人家明摆着是刁难咱们啊,那棕锥尖尖的,一只桌角都搁不下,难不成咱们还真能把台子往云头上搭呀?”
  
  俞飞小声安慰云霞:“师妹别急,看你飞哥的好了。”
  
  说完,在众人狐疑的目光下,俞飞走到棕锥边,把袖子一捋,往掌心里吐了些唾沫,然后一错身,双手抱紧那根棕锥,“嗨”的大喝一声,那根棕锥竟然被他徒手拔出了地面!
  
  就在众人仍然不明就里时,俞飞又抡起结实的臂膀,倒转棕锥,大头朝上,尖头朝下,“噗”的一声将棕锥插回洞里了。
  
  云霞见此,终于明白了俞飞的用意。她麻利地搬过一张桌子,递给了俞飞。
  
  俞飞接过桌子,将它往棕锥上一搁,桌底由于有碗口粗的平面作支撑,桌子虽然四脚悬空,却能平稳地架在上头了!
  
  俞飞嘱咐兄弟们擎住桌子四脚,自己提气运功之后,抓过几个木销咬在嘴里,右手夹了一张桌子,纵身飞跃上去……
  
  一些内行的观众明白,俞飞要上演的,是翻九楼中的绝活—空中楼台。这套动作难度极高,危险极大,即便有高超的技艺,一般的九楼高手也不敢轻易尝试。
  
  见俞飞要施展空中楼台的绝技,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金旺和他的女儿紫烟,都感到十分震惊。也有观众兴奋地叫嚷起来:“今天可开眼了!”
推荐内容
  1. 朋友妻不可欺
  2. 传家宝
  3. 恩人
  4. 风雨阳光
  5. 爱做游戏的年轻人
  6. 玉镯奇缘
  7. 出墙红杏
  8. 送你一枝百合花
  9. 苍天在看
  10. 代号蝾螈
热点内容
  1. 大宝再见
  2. 快递疑云
  3. 惊天大案
  4. 罪与罚
  5. 用生命还一个清白
  6. 特效药
  7. 费尽心机赔到底
  8. 众筹爱情
  9. 古玩城囧案
  10. 卧底歌手
salon365